關於部落格
  • 4913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電影-白米炸彈客

尖峰時段,白米炸彈客只有10位觀眾,同時期上映的諾亞方舟>卻賣到只剩前三排。我知道電影不能拿來比較,蘿蔔青菜各有喜好,但只能笑笑的說,「對白米炸彈客有興趣的,應該都在學運現場了吧」。 
 
在看電影之前,我只知道有個炸彈客,為了農民的生存,於是到處放炸彈,可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傷到人,最後被特赦。
 
白米、炸彈、農民,整個事件,看起來好像好遠好遠,遠到難以體會,這正是追求「工業化」與「骯髒政治」背後的真實代價。
 
那個年代的農村,魯肉飯只要15、農田裡的水清澈、一望無際的天邊、以及一群生活即使再苦、互相幫忙還是過得去、笑著看待的人民。
 
「你笑什麼?」、「再白目一點沒關係」可是這樣的笑,遇到了惡人,掌握實權與地位的惡人,換來的是欺負、鞭打、霸凌。
 
肉體的欺負,容易感受與反抗。可是在扛著「工業化」、「金融改革」與「政治」的大旗之下,能怎麼辦呢?
 
「如果我不做(強徵農地),白叔也會做,手段更惡劣,你想這樣嗎?」
「與其找我們這些小戶,你更應該去找那些董欸收回貸款啊。」
「啊那些董欸跟上頭都是一起的,我哪有辦法。」
 
「咱的田,他們要就給他們吧。」老人,近乎絕望,如同大埔自殺的阿嬤。
 
在成為炸彈客之前,楊儒門再三到農委會陳情,也多次投書到媒體。可是,總石沉大海。
 
農委會的人說,「我們農委會有很多單位,您有特別指定的科別或單位嗎…那就謝謝您了,門在那裏,再見。」;媒體報導的是,「一個由阿公阿嬤帶的小孩子跌進工業區的廢土坑淹死,阿公阿嬤,他的爸爸媽媽怎麼說
 
「沒有人應該生來被欺負的。」
「當公平正義不能保障到真正需要的人,那麼他也只是虛偽的解釋而已,也許,他們根本不曾存在。」
 
於是,楊儒門選擇用他的方式革命,希望引起政府大眾、媒體的注意,改善社會問題
 
可是阿,看完後,我的心好沉重好沉重。我理解了,不論在近代或更久以前,永遠存在著階級、壓榨、剝奪與被剝奪;「作為」,似乎不能改變什麼,實現公平正義。
 
如同楊儒門,如同野百合,如同太陽花學運。
 
故事並沒有結束,我正在尋找,尋找上帝開啟的一扇窗
  一扇農民的未來孩童的希望,如果你知道在哪,請告訴我。
 
原來,歷史的改變,是一點一滴累積的。
 
走在公平正義的路上,或許現在,無法給我們一個交代,
但未來歷史會替我們說話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